郭小初Grace

这里小初,请多指教。♡

比起强大的人,更想做个温柔的人。

微博@郭小初Grace

【绘海】浪潮

『没关系 不要紧的』


音乃木坂学园的二年生园田海未刚刚结束弓道部的练习,走在回家的坡道上。
正是樱花盛开的时节,片片花瓣飞舞着,偶尔有几片落在她墨蓝的长发上。
是谁曾这么说过来着?
「海未的头发真漂亮呢,这么长却不会打结,真叫人羡慕呀~」
该说不愧是她么,一句话就会让当时的自己脸红呢。
可是那又如何呢,过去的终会过去,当初那些令人心动的情节如今也只是负担吧。
没关系的呀。


『可那只是一味逞强』


第二天海未来到学校,却在走廊里被迎面跑来的高坂穗乃果撞了个满怀。
「穗乃果我和你说过多少回了,不要在走廊里乱跑!撞到人受伤了怎么办!」
“诶嘿♡穗乃果错了啦~小海原谅我吧~好不好喵♡”
不要总是用一些奇怪的口癖啊……
随后跟来的南小鸟笑眼弯弯,“对不起啦~是我没有拉住果果,她说有话想对你讲,结果看到你就冲过来了……”说着她轻轻推了下穗乃果,“有什么事可以现在和小海讲了呀~”
刚才还在一边摆出星星眼,就差直接抱上来蹭自己求原谅的穗乃果闻言真的扑了过来,“小海~我们放学后去吃关东煮好不好喵♡”
所以说,这奇怪的口癖到底是什么啊……
「好的,小鸟也一起去吗?」
“嗯~我也会一起去的~不过比起那个,我也有话要对小海说哦~”
不知为何,海未有些不敢直视小鸟琥珀色的瞳仁,仿佛已经猜到了她接下来会说的话。
让我也偶尔任性一下吧,请不要揭穿我的一味逞强。


『试着宣泄出自己的感情吧』


“小海才是最明白她的人,不是吗?”
自以为做好了准备的海未没想到小鸟会问得这么直接。
“还是说,你已经不相信她了吗? ”
「说……说什么啊……我……」
店里嘈杂的声音盖过了少女小声的啜泣。
「我没有不相信她……」
深夜,海未蜷缩在床上,脑内回响着小鸟在店里对她说的话。
“既然选择相信的话,就面对自己内心的那份情感吧,试着去接纳它。”
“我相信如果是小海的话,一定能做到的。”
「一定能做到……吗。」


『潮起又潮落 内心的波澜 不断牵引着我』


很快的,三年生们的毕业典礼到来了,海未清晰地看到了金发前辈在全场大合唱时发红的眼圈。
她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抽痛,借故推脱了部里的活动,独自一人去了海边。
潮水涌上堤岸,夕阳下的海面上波光粼粼,偶尔有几只海鸥掠过水天一线间。
「我到底是怎样想的?」
「——海未,我喜欢你。」
「——海未,我答应你,一定会在世上最美的海边,给你一个家。」
「——海未,你要相信,总会有那么一片浪潮,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。」
「——海未,抱歉,我家里建议我回俄罗斯继续深造。」
「——海未,原谅我。」
「——海未?」
「……」


『潮水拍打至岸 闪耀的浪花 映入眼帘』


“小海,她的机票订在明天了……你真的不去送送她吗?”
“小海,难道你还是不肯面对自己的内心吗?你明明……”
「我知道了,我会妥善处理的。」
海未低着头,艰难地说道。
放学后,她想了想,还是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。
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”
「喂?是海未吗?」
「是的,是我……」
「海未,我现在不求你原谅我,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再相信我一次。」
海未抬头望着飘落的片片樱花。
「什么?」
「海未,我现在什么都不怕,只怕你不愿意。如果你愿意再相信我一次的话,我向你保证,我一定会回来,实现我当初的诺言。」
「……」
「海未?」
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”


『勇气自心中油然而生』


机场。
金发少女握紧手中的手机,焦急地等待着也许再也不会打来的那通电话。
“请乘坐HF5840号由东京飞往莫斯科航班的旅客抓紧时间在登机口进行检票,准备登机——”
「绘里前辈!」
金发的女孩在登机口前转过头来,眼里是满满的不可置信。
「绘里!」
她艰难地转过身,一边说着「抱歉」一边向外面走去。
「我相信你!」
她的泪水夺眶而出。
「我会等你回来的!」
终会有只属于两人的那片浪潮的,她们始终这样坚信着。


『那便是我心中 勇气的reason』



【写完啦!但是感觉并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……Eli和Umi间那种若即若离的可口感被我毁了qwq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喜欢呜咪!呜咪酱世界第一可爱!文中的航班是我乱编的orz,“『』”里的文字是《勇气的reason》这首歌中的歌词,这里借用一下www题目来自社团群里的深夜60分~请多指教!】

评论(2)

热度(10)